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

编辑:王优 浏览: 17

导读:为帮助您更深入了解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小编撰写了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甘肃律师刑事辩护案例,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刑事辩护律师张志华等6个相关主题的内容,以期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观点深入阐释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希望能对您提供帮助。

大家好,今天来为您分享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的一些知识,本文内容可能较长,请你耐心阅读,如果能碰巧解决您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您的支持是对我们的最大鼓励!

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

作为一名刑事辩护律师,职责是为被指控或被起诉的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援助,确保其在司法程序中得到公正对待。刑事辩护律师在履行职责的也面临着巨大风险和挑战。本文将通过案例分析,探讨刑事辩护律师为何风险较大。

刑事辩护律师常常需要代理有争议的案件。这些案件可能涉及重大罪行,如谋杀、贩毒、强奸等,或是社会关注度较高的案件。在这些案件中,律师往往需要与公诉机关进行激烈的辩论,充分捍卫被告的权益。这种做法往往会引起公众的质疑和非议,甚至遭受社会压力和威胁。当律师在为被告提供无罪辩护时,可能被认为是在保护罪犯,遭受公众的厌恶和攻击。

刑事辩护律师在案件侦查和庭审过程中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为了保护被告的权益,律师必须深入调查案件事实,搜集证据,寻找辩护策略。这意味着律师需要与警方、检察院等机构进行频繁的沟通和交流,可能会受到各方面的监视和限制。庭审过程中,律师需要与检察官进行激烈的辩论,不断反驳对方的指控。这种紧张的局面可能导致律师精神压力过大,身心俱疲。

刑事辩护律师需要应对案件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在一些案件中,虽然有利证据表明被告的无罪,但由于司法程序的复杂性和主观判断的不确定性,被告仍然有可能被判有罪。而对律师而言,如果代理的案件最终结果不利,不仅会影响自身的声誉和口碑,还可能造成客户的经济损失和个益的侵犯。刑事辩护律师需要承担巨大的责任和风险。

刑事辩护律师在案件中可能面临安全威胁。一些案件涉及的犯罪团伙可能对律师采取报复行动,威胁其个人安全和家庭安全。由于律师在案件中发挥的角色以及其对证人的质疑和揭露,很可能引起他人的不满和恶意行为。刑事辩护律师需要时刻保持警惕,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确保自身的安全。

刑事辩护律师作为司法制度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为被告提供法律援助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风险。无论从社会舆论的压力、案件调查的挑战、案件不确定性的风险,还是个人安全和权益的威胁,刑事辩护律师都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和风险。正是这些风险和挑战,让他们成为了保障司法公正的重要角色,为被告提供了必要的法律保护,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公正。

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

北京晚报:踢死警察 主犯为何死刑有缓?

三年前,哈尔滨市发生一件大案,警察马某被温珂等人踢打致死。此案一度被当地警方定性为恶势力团伙,主犯温珂也被黑龙江高院判处死刑。在死刑复核阶段,最高人民法院不予核准,并将案件发回重审。温珂被改判为死缓。

踢死警察,又是三进宫的累犯,温珂为何得免一死?北京晚报记者采访了其死刑复核阶段的代理律师、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通祥。

歌厅内警察遇害

2010年1月31日20时许,温珂、黄立明、王松园及其朋友高振东等人在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大街一歌厅娱乐。21时许,温珂、黄立明在歌厅遇到了相识的于涛等人,双方互到对方包房敬酒寒暄。

此时,有警察也在歌厅娱乐。黑龙江省高院查明的事实表明,温珂等人在歌厅过道时,警察马某从卫生间出来,欲返回与同事聚会的包房。因黄立明踩了马某的脚,马某对黄立明说:“你踩到我的脚了。”黄立明不满,对马某说:“踩你脚咋地?”站在黄立明身边的温珂上前猛击马某头部一拳,将其打倒。后温珂、黄立明连续猛踢马某头部,王松园也上前连续踢踹马某头、胸部。后温珂摆脱他人劝阻,将马某头部摆正,再次连续踢踹,王松园也再次上前踢踹,黄立明也再次猛踢马某头部一脚后离开。

警察马某因头面部多次受钝性外力作用,在被送往医院抢救过程中死亡。

警察曾忽视同事受伤

当天与马某一起在该歌厅203包房内唱歌的,还有他的7名同事。可能是歌声嘹亮,发生在过道的嘈杂并未引起这些同事的注意。甚至有的警察看见有人倒在过道的地上,也当作醉鬼而视而不见,完全没想到是自己的同事。

警察陈某作证说,他和同事吴某在走廊男洗手间与203包房中间处看见有个男的倒在地上,他以为有人喝多了,没有理会就回包房了。后来他听韩某说马某被人打了,出去才看见马某倒在另一个包房的沙发上,他们把马某送到医院,大夫说马某已经死亡。

韩某作证说,在马某去卫生间约10分钟后,他看见当地派出所有两名警察出警,过去一问,民警说有人报案,这时他才发现马某躺在对面一包间沙发上,鼻子出血,闭着双眼。他和同事把马某送到医院,但马某已经死亡。

对温珂等人的抓捕过程颇有戏剧性。温珂等人在殴打完马某后,去外边一饭店吃饭,当得知歌厅聚集了一帮人后,温珂以为是对方来打架,就从饭店抢了一把菜刀,和黄立明等人坐车去歌厅。结果进去一看,里边都是警察。警察在抓捕温珂时,温珂等人和警察撕扯,甚至在警察把温珂押到警车里时,还有其同伙拉开车门欲“营救”温珂,后警方朝天鸣枪,才镇住这些人。

“三进宫”累犯一审获死刑。

温珂今年26岁,哈尔滨市人,初中文化。早在2003年,当时尚是未成年人的他就因故意伤害罪而被处缓刑。到2009年8月,温珂又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一审认为,温珂与黄立明、王松园因琐事踢打马某,致马某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温珂还在另外两起案件中殴打他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温珂杀人罪行极其严重,且系累犯,应从重处罚。根据温珂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该院判处温珂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温珂提出上诉后,黑龙江省高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并报最高院复核。此后,温珂家人找到了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的谢通祥律师,请他担任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人。

找法条激辩不该死

“全面了解案情后,我认为,温珂属于不必立即执行死刑的人。”曾多次在死刑复核阶段成功辩护的谢通祥律师提出了几点争议,并向最高院法官提交书面辩护意见。

温珂的父母代温珂给被害人家属积极赔偿了50万元,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并且得到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达成了谅解书,被害人家属也积极要求法院从轻处罚温珂。如果核准了死刑,被害人家属得不到赔偿,不利于社会稳定。

温珂没有涉黑,也不是黑老大,他和几个朋友都是临时聚在一起玩,根本不是恶势力团伙。他们喝多了酒,偶尔并且恰巧遇上了被害人马某,马某虽然是警察,但是案发当时马某不是执行公务。双方在没有任何预谋的前提下临时发生口角,只能按照一般刑事案件处理。温珂与被害人无冤无仇,就是喝酒喝多了,发生口角后才殴打被害人,其主观上无杀人故意,因此定性为故意杀人罪属于罪名错误,应处以故意伤害罪。

警方在歌厅抓捕温珂时,温珂当场指认其他被告人,警察当场抓捕了温珂指认的人,应该对温珂参照立功处理。到案后,温珂具有积极认罪、悔罪、坦白的行为,依法应从轻处罚。

“还有一点应该引起注意。”谢通祥说,致命伤是谁踢的?当时有多人踢踹过马某的头部,而最后踢踹的并不是温珂。谢通祥律师据此认为,马某的死是多人共同施加伤害的结果,不应以温珂的死刑立即执行来偿命。

最高院不予核准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讯问了被告人温珂,听取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于今年8月2日作出刑事裁定书,不予核准死刑,并把此案发回黑龙江省高院重审。

最高院认为,温珂所犯故意杀人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又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鉴于此案系多人共同实施加害行为致被害人死亡,温珂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对温珂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最高院不予核准,并把此案发回黑龙江省高院重审。

今年10月,黑龙江省高院重审后作出判决,该院认为,温珂被抓获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对其可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温珂所提一审量刑过重的上诉意见,及其辩护人所提温珂具有认罪、悔罪、坦白表现,应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黑龙江省高院决定对温珂缓期两年执行死刑,并对温珂限制减刑。

北京晚报记者 杨昌平

甘肃律师刑事辩护案例

甘肃省公职律师管理办法目 录第一章 总则第二章 任职条件和职责范围第三章 执业申请与核准第四章 权利与义务第五章 监督管理第六章 附则第一章 总 则第一条 为了加强公职律师队伍建设,规范公职律师监督和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行法律顾问制度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意见》、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法律顾问制度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实施意见》和司法部《关于印发〈公职律师管理办法〉〈公司律师管理办法〉的通知》等有关规定,结合公职律师工作实际,制定本办法。第二条 本办法所称公职律师是指任职于党政机关或人民团体,依法取得司法行政机关颁发的公职律师证书,在本单位从事法律事务工作的公职人员。第三条 公职律师应当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法治,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忠于职守,勤勉尽责,恪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第四条 公职律师由其所在单位负责日常管理。省司法厅负责全省公职律师的资质管理,各级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本级公职律师的执业行为监督、指导,律师协会负责公职律师的职业道德、执业纪律和继续教育培训。第二章 任职条件和职责范围第五条 申请颁发公职律师证书,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二)依法取得法律职业资格或者律师资格;(三)具有公职人员身份;(四)从事法律事务工作二年以上,或者曾经担任法官、检察官、律师一年以上;(五)品行良好;(六)所在单位同意其担任公职律师。第六条 申请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颁发公职律师证书:(一)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二)曾被吊销律师、公证员执业证书的;(三)涉嫌犯罪、司法程序尚未终结的,或者涉嫌违纪违法、正在接受审查的;(四)上一年度公务员年度考核结果被确定为不称职的;(五)正被列为失信联合惩戒对象的。第七条 公职律师可以受所在单位委托或者指派从事下列法律事务:(一)为所在单位讨论决定重大事项提供法律意见;(二)参与法规规章草案、党内法规草案和规范性文件送审稿的起草、论证;(三)参与合作项目洽谈、对外招标、政府采购等事务,起草、修改、审核重要的法律文书或者合同、协议;(四)参与信访接待、矛盾调处、涉法涉诉案件化解、突发事件处置、政府信息公开、国家赔偿等工作;(五)参与行政处罚审核、行政裁决、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工作;(六)落实“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开展普法宣传教育;(七)办理民事案件的诉讼和调解、仲裁等法律事务;(八)所在单位委托或者指派的其他法律事务。第三章 执业申请与核准第八条 申请颁发公职律师工作证,应当由申请人所在单位向司法行政机关提交以下材料:(一)申请人本人填写、经所在单位同意并签章的《甘肃省公职律师执业申请表》;(二)申请人的居民身份证明和公职人员身份证明;(三)申请人律师资格证书或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四)申请人符合本办法第五条第四项规定条件的工作经历、执业经历证明。

 第九条 省级党政机关和人民团体公职人员申请担任公职律师的,由所在单位审核同意后将申请材料报省司法厅核准。省级以下党政机关和人民团体公职人员申请担任公职律师的,由所在单位审核同意后将申请材料报所在地市州司法局审核,市州司法局提出初审意见,连同其他申请材料一并报省司法厅核准。经审查,申请人符合公职律师任职条件、申请材料齐全的,省司法厅应当向申请人颁发公职律师证书;对不符合条件的,书面通知报送单位。实行公职律师职前培训制度。第十条 公职律师的申请和核准,市州司法局应当在收到申请材料后二十日内完成审核工作,符合条件的上报省司法厅,不符合条件的退还材料并书面告知;省司法厅应当在收到申请材料后二十日内完成核准。补充材料时间不计入审核、核准期间。第四章 权利与义务第十一条 公职律师依法享有会见、阅卷、调查取证和发问、质证、辩论、辩护等权利,有权获得与履行职责相关的信息、文件、资料和其他必须的工作职权、条件。第十二条 公职律师所在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建立健全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将公职律师参与决策过程、提出法律意见作为依法决策的重要程序。第十三条 公职律师所在单位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前,应当听取公职律师的法律意见。依照有关规定应当听取公职律师法律意见而未听取的事项,或者公职律师认为不合法的事项,不得提交讨论、作出决定。公职律师所在单位起草、论证有关法律法规规章草案、党内法规草案和规范性文件送审稿,应当安排公职律师参加,或者听取其法律意见。第十四条 公职律师所在单位应当完善公职律师列席重要会议、查阅文件资料、出具法律意见、审签相关文书的工作流程和制度安排,提供必要的办公条件和经费支持,保障公职律师依法履行职责。第十五条 公职律师应当接受所在单位的管理、监督,根据委托或者指派办理法律事务,不得从事有偿法律服务,不得在律师事务所等法律服务机构兼职,不得以律师身份办理所在单位以外的诉讼或者非诉讼法律事务。第十六条 公职律师应当加入律师协会,履行律师协会会员义务。按照《律师法》和《律师协会章程》的有关规定,自觉参加继续教育培训活动,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公职律师应当自觉缴纳律师协会会费,自觉履行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的其他义务。第十七条 担任公职律师满三年,并且最后一次年度考核称职的,脱离原单位申请社会律师执业证的,可以经律师协会考核合格后直接向司法行政机关申请颁发社会律师执业证书。其担任公职律师的经历计入律师执业年限。持有法律职业资格C证的公职律师申请转为社会律师的,其申请律师执业的地域按照相关规定办理。第五章 监督管理第十八条 公职律师是所在单位的工作人员,在本单位领导下开展业务活动,人事关系、工资待遇等由本单位管理。第十九条 公职律师所在单位承担法律事务工作职能的部门负责本单位公职律师日常业务管理,根据需要统筹调配和使用本单位公职律师,制定并完善法律事务指派、承办、反馈、督办等工作流程。党政机关和人民团体可以根据工作需要,加强对本系统公职律师工作的统一指导和管理,在所属各单位之间统筹调配和使用公职律师。公职律师以律师身份代表所在单位从事诉讼、仲裁等法律事务工作时,负责调配和使用的单位应当根据需要为其出具委托公函。第二十条 公职律师所在单位应当对公职律师进行年度考核,重点考核其遵守法律法规和职业道德、履行岗位职责、从事法律事务工作数量和质量等方面的情况,提出称职、基本称职或者不称职的考核等次意见,并报送同级司法行政机关备案。第二十一条 公职律师连续两次年度考核被评为不称职的,依据司法部《公职律师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予以处理。第二十二条 公职律师因工作调动、辞职或退休等原因不具备担任公职律师条件的,应由所在单位收回公职律师工作证,并将注销申请及相关材料逐级报省司法厅。省司法厅收到注销申请材料后,对符合注销条件的予以注销并公告。

办理公职律师注销应提交以下材料:(一)注销申请;(二)脱离原单位的相关证明材料;(三)公职律师工作证。第二十三条 公职律师所在单位、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应当建立公职律师业务培训制度,制定公职律师培训计划,对公职律师开展政策理论培训和法律实务技能培训。第二十四条 公职律师所在单位、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应当建立健全公职律师表彰奖励制度,对勤勉尽责、表现优异、贡献突出的公职律师给予表彰,在绩效考评、评先选优、人才推荐、干部选拔等方面予以激励。第二十五条 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应加强对公职律师的管理。公职律师违反法律、法规、规章和行业规定的,由司法行政机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违法行为处罚办法》和行业的相关规定进行处理。第六章 附 则第二十六条 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公共事务管理职能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可以参照本办法设立公职律师。第二十七条 本办法自发布之日起施行,有效期五年。

甘肃省司法厅办公室

2019年11月15日

刑事辩护律师咨询

法律主观:刑事案件咨询律师可以到律师事务所亲自咨询,被羁押的可以委托近亲属请律师然后进行咨询。

委托律师的方式是与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协议并按照协议的约定向律师事务所支付办案费用,填写授权委托书。

可以委托律师的时间的自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在侦查期间,只能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

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

刑事辩护律师面临的风险有人身风险、被监听的风险、在调查取证、法庭辩护等过程中权利受侵害而不能救济的风险等,律师可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服务,可以在犯罪嫌疑人的委托之下进行证据收集、庭审辩护等,但是律师在执业时应当遵守职业道德,不能严重偏离案件事实。一、刑事辩护律师面临的风险有哪些?风险有人身风险、行使权力受限制的风险、当事人所带来的风险以及公检法机关所带来的风险。1、辩护律师人身权益易受侵害,律师执业风险、压力增加。辩护律师参与诉讼的程度某种程序上也是现代国家刑事司法文明的重要标志,但是由于历史及观念的影响,律师往往会被人们视为“替坏人说话的人”,是“公检法的对手”。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侵犯律师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现象时有发生,特别是《刑法》第306条“伪证罪”出台后,律师刑辩的职业风险更是加大。2、律师权利行使限制多,律师辩护“难题”多。尽管现行的刑事诉讼法规定辩护律师享有阅卷、会见、调查取证等的权利,但律师要想真正行使这些权利时,却总是受到诸多的限制,且也无任何救济程序。3、当事人可能给律师带来的风险。律师在为当事人辩护时,与当事人的利益是一致的,双方之间不存在利益冲突,但有的当事人为了自身利益,可能引诱律师为其进行不法活动,或者为了保全自己,把本来因为自身原因产生的不利后果推给律师。有的律师因为自身经验不足,或过分相信当事人,使得自己吃了哑巴亏,承担了本不应该自己承担的风险。4、专门机关可能给律师带来的风险。辩护律师需要在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指控中找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的证据,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被侵犯,其在诉讼中的利益诉求与追诉机关是相对立的。当被追诉者在与律师会见后,改变原来的供述,辩护律师很有可能因“毁灭、伪造证据,或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为由被起诉。原本帮助被告的律师自己也反倒成为了被告,这对任何一位律师来说都是极大的风险,不仅意味着自己的律师执业生涯可能就此断送,更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二、辩护律师的权利有哪些?1、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服务,代理申诉、控告,2、为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申请取保候审。3、委托事项违法、委托人利用律师提供的服务从事违法活动或者委托人故意隐瞒与案件有关的重要事实的,律师有权拒绝辩护。4、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受委托的律师凭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权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了解有关案件情况。5、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监听。6、受委托的律师自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有权查阅、摘抄和复制与案件有关的诉讼文书及案卷材料。7、受委托的律师自案件被人民法院受理之日起,有权查阅、摘抄和复制与案件有关的所有材料。8、受委托的律师根据案情的需要,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或者申请人民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9、律师可以凭律师执业证书和律师事务所证明,自行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调查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10、律师担任辩护人的,其辩护的权利依法受到保障。刑事案件的辩护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即办理案件时是必须要由当事人的授权的,如果没有被告的亲自授权,一般就认定为无权代理,此时律师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造成损失的应当赔偿,人民法院在开庭时是应当对律师的代理资格进行审查的,如果没有审查的,视为法院失职。

刑事辩护律师张志华

男子杀 情 人后分尸抛尸, 获死者亲属谅解改判死缓。

南京江宁一河中发现一具不完整的女尸,为此警方发布悬赏令征集线索,很快警方便根据相关线索,抓住凶手江某,查出他与被害女子是情人关系……这起发生在2016年9月的案件曾引发社会广泛关注。2017年9月,故意杀死情人的江某被南京中 院 判处死刑,剥夺政 治权利终身。

江某为此提出上诉,江苏高院做出二审宣判,江某被改判为死缓。△抛尸的江某

一起震惊南京的杀人抛尸案件

时间回溯到2016年9月24日中午,南京江宁公 安 分 局接到市民报 警,称在江宁区一河道内发现一具尸体,尸体被黑色塑料袋包裹,身上还绑着红砖。经勘验,死者为女性,双下肢缺损。警方经分析确认,这是一起杀人分尸案件。9月25日早上,警方发布协查通报和悬赏启事,查找尸源。△微博截图

同年9月25日傍晚6点左右,在距离抛尸现场约一公里的社区,一位70多岁的房东婆婆向民 警反映,死者可能是她之前的一名租客颜某。经过体貌特征比对,警方最终确认死者正是时年49岁的颜某。后经调查,案发一周前,与颜某同居的江某突然退租,而颜某则不知去向。房东婆婆告诉民 警,她曾询问江某,颜某去了哪里。江某声称颜某跟第三者跑了,对于这个说法,当时房东婆婆没有怀疑。直到她看到警方发布的悬赏通告,认出死者身上的衣服是颜某常穿的,她才意识到,颜某可能出事了。

警方得到这一线索后,认定江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于同年9月25日晚,将江某抓获。经审查,江某交代了因情感纠纷将颜某杀害、并残忍分尸后沉尸河塘的作案经过。

一起虐恋 凶手被判死刑

时年48岁的江某是江苏泗阳人,在南京打工,他在老家有妻子,并育有一儿一女,但他和妻子感情不好,长年分居。2007年,他在一个饭局上和离异的颜某相识,之后两人便开始交往并同居。“本来两人感情很好,颜某也被江某的女儿接受,她死时穿的衣服正是江某女儿送的。”警方称,案发两个月前,江某发现颜某有出轨迹象,让他接受不了的是,“第三者”是他的一个朋友。

江某被抓后交代,2016年9月14日晚饭时,颜某当着江某的面和“第三者”视频通话,言语露骨。江某便和颜某吵了起来,两人赌气喝了1斤多白酒。当晚,颜某吞下大量平时吃的治糖尿病的药,以及三四板感冒药,声称“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江某称,他担心颜某会对他不利,便想先下手为强。9月15日凌晨,江某最终下定决心杀害颜某。他剪下一段接线板的电线,勒向正在熟睡的颜某。天亮后,他和往常一样去上班。当晚下班回家后,江某着手处理颜某尸体。“尸体太大,我就把她的两个大腿锯了下来。”9月16日凌晨,江某将尸身分装到两个塑料袋中,并在尸身上绑上红砖,然后用电动车驮到一公里外的河边抛尸。△抛尸现场

江某故意杀人一案由南京市检 察 院 提 起公 诉。由于江某家境困难,符合法律援助的条件,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了北京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张志华、胡春燕律师作为辩护人。2017年9月,南京中 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江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江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颜某女儿计3.46万元。

疑点重重 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在一审中,辩护律师提出,颜某死亡不能排除其曾过量服药、饮酒、自身疾病等因素,该案的尸体检验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也就是说,事发当晚江某勒颜某脖子时,颜某可能已经因过量服药、喝酒原因死亡。

对此,南京中 级人 民 法 院认为,江某在接受讯问时曾供述,在用电线勒颈时颜某“动了一下”,尤其是2016年9月26日的第三次讯问中,江某供述“她被我勒住后,手和脚没有大的动作,嘴里有噗噗的吐气声音,隔一会吐一口气,舌头像要伸出来的样子……勒了两三分钟,她没反应了,不喘气了,身体也软下来”。

法医鉴定书、物证检验报告、鉴定人出庭说明相互印证证实,颜某气管内壁会厌处的出血点是生活反应,即暴力作用于活体时组织的反应,也是生前伤的表现。虽然颜某尸体内检验出乙醇、乙酰氨基酚等成分,但根据各成分的检测值,能够确定颜某没有因药物或毒物中毒死亡的依据,且未发现颜某因自身疾病致死的依据。江某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其积极追求颜某死亡的主观故意明显。

对于辩护律师提出的“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的辩护意见,一审法院予以采纳。但法院认为,江某虽有坦白,但他主观恶性极深,手法极其残忍,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虽有坦白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一审法院判决江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抛尸现场调查

江苏高院二审改判 减为死缓

一审判决后,连江某的家人都认为江某已是必死无疑。但江某及辩护律师认为一审法院量刑过重,提出上诉。江苏高院对该案进行二审。

在二审中,法院认为,江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江某所犯罪刑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鉴于该案因感情纠葛引发,江某和颜某对情感关系的处理均有不妥之处。江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得到颜某亲属的谅解,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原审判决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对江某量刑不当。二审法院做出判决,撤销南京中院一审刑事部分的判决。上诉人江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该判决是终审判决。

江某的辩护律师胡春燕记者,针对此案,她所在的北京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蚂蚁刑辩团队成员多次商讨案情,梳理质证意见和辩护词。虽然律师们与江某素不相识,但自从接受法律援助办理这个案件以后,律师本着对法律负责、对当事人负责的精神,尽心尽力地工作,最终二审改判。

对于这个结果,江某和江某的家人都表示接受。

以上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刑事辩护律师谈案例(刑事辩护律师为什么风险大)”的具体内容,今天的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如果你还想要了解更多资讯,可以关注或收藏我们的网站,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在等你。

免费获取咨询

今日已有1243人获取咨询

免费咨询

热门服务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